大视野新闻网--法制与监察杂志社主办!      新闻报料:186-1064-8111

人员查询 车辆查询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29岁学霸逝世,他的青春终究没跑赢癌细胞,临终前做了这件事,无数网友泪奔……

时间:2019-05-10 10:08:34 来源:沈阳网 编辑:李佳荣
 

       29岁,对于一个人来说正是风华正茂的好年纪。可以在事业上奋斗,可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可以......

       可对于沈阳小伙子张迪来说,他的人生永远定格在2019年5月7日20时30分。

       这个29岁的学霸,最终还是没能跑赢癌细胞在昨天离开了人世!

       临终前,他完成了遗体捐献,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张迪是谁,他是个29岁的沈阳小伙子。

       他是个上海交大的学霸,他是个准备奋斗事业的年轻人,他也是一名急性白血病患者,他更是一名勇敢而光荣的遗体捐献者。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义无反顾地奉献自己的全部,为人类的医学事业做出贡献。

       5月7日晚上20:30分,沈阳优秀学子、大爱好青年张迪,带着对人间对父母的无限留恋无奈离世。在沈阳市红十字志愿者协助下,张迪实现了遗体捐献的愿望。

       全体在场人员眼含热泪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沈阳好青年默哀送别。中年丧子的父母欲哭无泪,但孩子爸爸表示将来也会捐献遗体陪伴孩子。

       英年早逝,令人惋惜。希望孩子父母珍惜健康,早日走出阴影。

       早在4月末的时候,各大媒体就对这位29岁沈阳学霸进行了报道。


       事件回放

       张迪,29岁,沈阳人,上海交大动力工程专业研究生。

       去年7月,研究生毕业后2个月,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

       研究生刚毕业,他突然发病

       2018年3月,张迪顺利拿到上海交通大学硕士研究生的毕业证,结束了近20年的读书生涯,终于可以松口气,准备找一份合适的工作,享受美好的生活。

       但2018年7月底,刚刚在上海某研究院入职两个月的张迪,发现自己身上有了很多出血点。

       “一开始以为是皮肤病,就去医院当皮肤病来看了。”医生检查后感觉不像是皮肤病,于是建议他抽血化验。“验血结果出来后很不好,所有指标都有问题,医生初步判断是急性白血病。”

       急性白血病发病很快,张迪很快就高烧不退,嘴里出血。一开始他并没告诉远在沈阳的父母,只是找同学帮忙照顾他。随着病情迅速恶化,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他才通知了父母。

       “我接到消息的时候还在上班,真是晴天霹雳,感觉天塌了。”张迪的父亲张纯生说。“孩子以前身体很好,没有得过大病。就连2018年5月入职体检时也没有查出有什么问题。”

       医生告诉张纯生,这种疾病各家医院的治疗方法都是一样的,于是全家人决定回沈阳治疗。2018年8月,张迪开始化疗,化疗了4个月,父亲张纯生与他配型,做了造血干细胞移植。

        “需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救他命就行。”——张迪父亲

       3月后病情复发,他打算放弃治疗

       今年1月7日,张迪进行了造血干细胞移植。但是三个月后,白血病复发。

       “现在已经没有药可以用了。”张纯生说。所有化疗药物不起作用,恶性细胞杀不死。而二次移植也只能延续6-9个月的生命,并不能完全治愈。“而且一旦开始治疗,他就只能在病床上躺着,我们也不忍心他遭罪,他自己也表示要放弃治疗。”

       生命的本色在于自由,一个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但可以选择以何种姿态面对死亡。

       “爸妈,儿子求你们,放弃治疗吧!我很清楚现在的情况,我觉得坦然面对比被动接受要好很多。”——张迪

       “其实刚得病时,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毕竟我还这么年轻。大概2周时间,我开始接受并且积极治疗。”张迪说走到现在,自己和家人所有的努力都做了,这个结果是可以接受的。

       在最后的日子里,张迪希望多和家人、朋友在一起,到处转一转。这几天,父母和亲戚一起出去为他买了他最喜欢的运动装备。

       张迪告诉奶奶自己要出国留学了,以后不能常来看她老人家。“奶奶已经80多岁了,如果告诉她老人家,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这次,强挺着去看了奶奶最后一次。”

       “生而为人,不能给父母养老送终,这是我最大的遗憾”——张迪

       患病那一刻,就决定捐献器官和遗体

       刚得病时,张迪就有了捐献遗体和器官的想法。“这种病发病很急,刚得病医生就说我只有3-6个月时间,所以得病的同时我就已经想了要捐献。”

       张迪说,一想到自己走了还能对社会有价值,还能对医学作贡献,让他感到高兴。

       “人死了留一盒骨灰是毫无意义的,不如做一些有贡献的事情。”——张迪

       张迪觉得最难的是让家人接受捐献这件事。但是没想到父亲不仅支持他,自己也办理了捐遗登记。

       “其实在我儿子患病之前,我就有捐献遗体器官的想法。我儿子跟我说了这事以后,我一点没有反对,全力支持他。”张纯生表示,将来想把自己的名字和孩子的名字刻在一个墓碑上。

       “我就在不远的地方守护你!“——张迪父亲

       张迪和父亲同时签下《遗体捐献志愿书》

       沈阳市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窦伟昨天给张纯生和张迪父子办理了登记。张迪本想捐献出自己的眼角膜和其他器官,但是由于生病,所有器官都不具备捐献条件,只能捐献遗体。

       “我不害怕离开,只遗憾不能陪伴父母”

       “我只哭过一次。”——张迪

       回忆起自己的患病历程,张迪说,“我只哭过一次。”

       他当时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语气平淡的讲述着:患病之初确实难以接受,那时满嘴出血,喝水都会疼。经过七八天到半个月的时间,我走出来了,可以接受了,可以面对了。

       “不希望大家很悲观的态度面对这件事。”

       “我这短暂而充实的一生,我已经很满意。”——张迪

       采访中,面对即将结束的一生,张迪表现出出人意料的平静与豁达。他的微笑,传递着一种力量。“知识可以让人平静面对生死。”张迪说。

 


       看着张迪消瘦和疲惫的身体,母亲总是忍不住地流泪。

       “从小就是优秀学生,一点不让父母操心。”母亲说,张迪小学初中成绩一直是班级前5名,高中顺利地考入了沈阳二中,大学考入了东北大学,又去上海交通大学读了研究生。“去年刚刚毕业,怎么就得了这样的病。”她怎么也想不通。

       张迪的母亲表示,儿子爱好广泛,从小爱运动、爱打篮球,他的书柜里至今还收藏着小时候看的灌篮高手的漫画。他爱看书,除了本专业的,历史、文学、经济学的书也都整齐地摆放在书柜里。他还喜欢音乐,只是如今手没劲,再也弹不了吉他了。

       张迪说,打算利用剩余的时间,陪父母去海边走走。“我现在不害怕离开,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为父母尽孝,不能陪伴父母走完人生最后的阶段。”

       “希望爸爸和妈妈能把我忘了。”——张迪

       4月26日,看到新闻后无数网友潸然泪下,纷纷留言↓

       当时,也有网友祈祷会有奇迹发生↓






       好多人都在祈祷,希望奇迹可以发生,希望一切可以平安无事。可若是祈祷有用

       世间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遗憾与伤痛......

       张迪没有等来康复,更没能等到奇迹,他还是离开了人世。

       小编无法想象,当他说出那句“希望爸爸和妈妈能把我忘了。”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悲痛?绝望?还是不甘?亦或许是生不由己的平静和认命,或者即将面临死亡的释然与解脱。

       张迪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看的是灌篮高手,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翻开那本燃着热血的漫画了。所有的梦想与希望,在那苍白而冰冷的诊断书面前被无情地判了死刑。在疾病前谈事业、理想、抱负太奢侈了......

       面对疾病,人类往往是脆弱的,甚至不堪一击。逝者已去,生者还要继续。大家还是珍惜眼下的生活吧。你每天抱怨的一分一秒,或许就是病人向往到遥不可及的明天。

       张迪,一路走好!

       愿天堂再也没有病痛与折磨!

相关阅读

从“别人家的孩子”到少年制毒的“绝命毒师”再到阶下囚,今年22岁在四川省广元监狱服刑的小刚(化名)还有两年的刑期。 初入监狱,小刚[详细]
杭州一名51岁外卖骑手,因为车祸脑死亡。他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只和3个外甥在杭州送外卖。最后时刻,亲戚们做了一个艰难决定,捐出他所有“能救人的器官&[详细]
老英雄张富清60多年深藏功名,坚守初心、不改本色。在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的“山沟里”,也住着一位像张富清式的老兵。 8月5日,记者从成都市金[详细]
改革赋重任,无日不趋新;前行不停歇,青年扛重责。在改革的最前沿,山西省怀仁市云中镇六小路社区党员先锋队以党建为引领,驰骋在改革前线,用青春和责任为改革&ldquo[详细]
图为杨文慧为产妇讲解产后注意事项。受访者供图 (爱国情 奋斗者)中国援非女医生:穿皮围裙高筒靴为艾滋病产妇接生 中国援非女医生杨文慧:穿皮围裙高[详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6 大视野新闻网DSYNEWS.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华夏法学院研究中心 主办: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332088 E-Mail:DSYNEWS@126.COM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618 国际ISSN 2224-3933

法律顾问:北京英淇律师事务所 夏律师:13261434333,丁律师 :15650754333

未经大视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